经过他这么一摸才发现上个世界被他误带过去的

分享到:
 不过,不怕,有人,就有希望,最起码也告诉了他自己不是来到了外太空。
 
    而心一下子就踏实起来的顾峥,却不敢在这么诡异的环境之中接收这具躯体的记忆,反倒是又仔仔细细的观察起周围的环境,企图从点滴的蛛丝马迹之中,找寻出与现实世界有些相关的
 
联系。
 
    就在顾峥沉下心来,更加仔细的观察周围的时候,他却是发现了更加让他难以置信,诡异的非地球生物的物种。
 
    因为在这些密集的桂花树之中,竟然还伴生着一条条不知名的黑色的树木。
 
    这些黑漆漆的树木上,如同萤火虫一般散发着朦胧的光辉,映衬着这些树木本身自长的略带玄幻的纹理,也跟着神秘了几分。
 
    顾峥相信,这是因为在白天的缘故,若是在夜晚,这数量众多的黑树若是集体发光的话,怕是能将这座山的山顶,就像是白炽灯泡一般的……透亮。
 
    “不是吧,娘啊!”
 
    顾峥自从被鬼谷子坑了一把之后,这句话仿佛就成为了他的口头禅一般的,出现的频率有些过高了。
 
    可是就算是顾峥平日间不怎么喜欢看闲书,但是好歹也算是博古通今的他,在心中依然是有了一种隐隐绰绰的怀疑。
 
    就在顾峥被自己的怀疑给惊的开始思考我是谁,我要去哪的问题时,一声‘吼吼吼’……短而锐的猿猴鸣啼,就在顾峥的耳边响了起来。
 
    坐在桂花树下的顾峥,片片金花洒落,那景象别提多美。
 
    但是他那张煞白的脸,却是出卖了他惊恐的内心,以及忐忑的现状。
 
    这个从未曾怕过的男人,此时却是颤抖着他的双唇,缓缓的抬头,朝着他头上近在咫尺传来猿鸣之音的地方,张望了过去。
 
    这一眼,立见分晓。
 
    一个躯体如猿猴毫无分别,却独独长了一双长绒毛纯白耳朵的野兽,正站立在他头顶那颗桂花树最大的枝杈之上,带着几分好奇,正同样的低着头瞧着顾峥呢。
 
    而就在两者的目光碰触到一起的时候,他头上的这个猿猴,竟然极其有灵性的朝着他龇着牙一乐,仿佛在学习他现在脸上的这般沮丧的表情一般,一下子就将嘴角耷拉了下来,将毛茸茸
 
的黄色爪子盖在了自己的双目之上,仿佛下一秒钟就要跟顾峥一起热泪盈眶了一般的……好笑。
 
    是的,被头顶上这个猿猴给这样的一闹,顾峥原本那满是踌躇的郁闷之情,瞬间就被冲了一个一干二净。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不认命不就是他的美德之一吗?
 
    一下子就找准了定位的顾峥,放开了之后,反倒是玩心大起,他仿佛是要安慰他头顶上的这只猿猴一般的,将自己的嘴角扯了起来,抹掉了他眼角的愁绪,朝着上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
 
容,顺带手的……还将自己手中刚刚抓起来的一把金桂花朝着树上的那只猿猴的方向递了过去。
 
    而他头上的这只猿猴竟也十分的配合,它只不过呆愣了一瞬之后,就略带小心的将自己倒挂在了树杈之上,特别仔细的将爪子探到顾峥手中的桂花顶端,嗖的抓了一把之后,就极其迅捷
 
又弹回到了它认为安全的树枝之上。
 
    然后,就在顾峥不明所以的注视之下,轻轻的嗅了一下这把还算是干净饱满的金桂花之后,竟然发出了一声短促且愉悦的鸣叫,一把就将这寥寥几朵的金桂花给塞进了口中,大嚼特嚼了
 
起来。
 
    呃……这是能吃的食物?
 
    反应比脑子转的要快的吃货顾峥,早已经忘记了物种之间的差距,他下意识的就将自己手中还剩下的几朵金桂花,也送到了嘴边,一边盯着那只猴儿的反应,一边就将其中的一朵给叼进
 
了嘴中。
 
    嗯,还是那个味,康帅傅牛肉面。
 
    呸呸呸,怎么可能!
 
    除去上边还沾染了一些泥土之外,这些金桂花就像是没有成熟的柿子一般的,又苦又涩。
 
    但是顾峥在吐干净了之后,却是知道,这是因为新鲜桂花中含有较多单宁,吃到嘴里会感觉苦涩且香味不足,但是对于长居于野外的动物们来说,这一点点生涩是比不得桂花本身所带的
 
香气,以及花蕊之中偶尔所带的点滴花露里的蜜糖滋味。
 
    足可以入口了。
 
    所以,此时的他不但不发愁,反倒是一阵的欣喜。
 
    这意味着这个世界之中果真还有他能够摄取的食物的,而这片林子还真就是他熟悉的桂花树物种,他总不会有面临因为动植物食谱的组成不同而挨饿的事情发生了。
 
    放下了心的顾峥,才这么一愣神的工夫,他头顶上就突然砸下来了一个不明物体,分量不轻,咕噜噜的顺着他的头顶弹跳了几下就滚到了他的脚边。
 
    在顺着那物体滚落的方向看过去的顾峥,就发现,这竟然是一根那种黑漆漆的树木上的树枝。
 
    被头顶上的猿猴给折下来了之后,竟然也能自动的散发出一闪一闪微弱的光芒,将其身上层层环绕着的纹路映衬的别提多美奂美伦了。
 
    下意识的,顾峥就将这截树枝给握在了手中,抬起头来看向了那个朝着他扔出树枝的猿猴,随口问道“这是给我的?”
 
    等这话一秃噜出嘴巴,顾峥却恍然发现,这竟然不是他现在惯用的母语发音方式。
 
    虽然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字音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停的演变的,但是它们的语系还是能找寻出一脉相传的根据的。
 
    可是现在呢,顾峥却恍然发现,这种晦涩的,枯燥的,匮乏的语言,能表达的含义是极其的简单的。
 
    而他想要说一些带着花样的话语的时候,却是现在的语系词语中并不曾包含的。
 
    所以说,这从侧面又一次证实了,他果真是进入到了山海经所描述的一方小世界之中了。
 
    不知道本就是一个人异想天开所构筑的小世界,还是原本真实存在过,却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最终崩塌的旧空间。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在山海经一书之中,它向朝后世之人描绘出了一个完成的世界的构架。
 
    也许它的记载是荒诞的,也许它的背景是神幻的,但是不能不承认,它的内容是如此的美妙,让这个世界充满着危险与机遇,充满着刺激与新鲜,让人心向往之。
 
    可是这事儿吧,摊到了顾峥的身上,他还真就不太乐意。
 
    为什么呢,因为太危险了啊。
 
    一个凡人,在山海经之中,那就是最底层的食物链的代表了。
 
    你让当家作主惯了的顾峥,他怎么能忍得了?
 
    所以,回过神来的顾峥,很快就将这白耳猿猴赠与他的黑色树枝给挂在了腰间。
 
    然后,经过他这么一摸才发现,上个世界被他误带过去的一口灵泉的玉瓶子,现在竟然安安静静的躺在他那个用兽皮缠绕着的腰间,而他曾经刚刚到手未曾捂热乎的乾坤魔圈与震天箭,
 
竟然也跟小瓶子一起,安静的裹挟在其中。
 
    这,突然就踏实了。
 
    可能激活不了,但是总会有其用处的。
 
    踏实起来的顾峥,不知怎么地就开始翻看起穿在他身上的这件豹纹裙,是的,他穿的是一条十分羞耻的齐臀遮胯小短裙,动物的皮毛缝制而成,上边的花纹也是顾峥从未见过的纹路,而
 
他的身上仿佛除了这条裙子之外,好像就真的不趁点旁的了。
 
    哎,有些失望的顾峥刚叹了一口气呢,就听见这金玉山下远远的就传来了一声声的召唤之音。
 
    “狰,狰……”
 
    这仿佛是在叫他?
 
    支棱起耳朵的顾峥下意识的就将头扭向了声音传来的方位,恍惚之间就看到了这密林从中就出现了几个隐隐绰绰的身影。
 
    “狰……”
 
    在这一声落下之后,一个敦实的多毛的方脸大汉,就从这层层叠叠的树丛之中探出头来,有些警惕的就朝着山崖之上张望了起来。
 
    而他这一眼扫过去之后,脸上就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嘴角更是越扯越大,最终竟是喜悦的大笑着,朝着顾峥的方向冲了过来。
 
    “狰!没事,太好!太好!”
 
    而这个被称为狰的顾铮同志,这时候却还没把握住自己的人设呢,他只能十分心虚的含糊了一句“没事,因为碰到了一只有趣的野兽,所以迟了。”
 
    说完,顾峥还朝着自己的头顶猿猴的所在指了指。
 
    而那个被他的手指转移了视线的大汉,却是在看到了顾峥所指方向的猴子的本体之后,就迸发出了狼一般的绿色目光。
 
    “铮,部落中,祭祀,适合你!你出来找药草,也能为部落,找寻到食物!肉!肉!猴子!。”
 
    说完这话,这大汉竟然从自己的背后拖拽出来了一根粗壮的竹矛,比比划划的竟是要朝着树上的那个白耳猿猴的方向扎过去。
 
    “停!”
 

欢迎转载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 » 经过他这么一摸才发现上个世界被他误带过去的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