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在风浩面前的是一小团通红的药液它就如同

分享到:
闻言,风浩也只能讪讪一笑,他也是事到临头开知道的,扯了扯嘴角,“华老,这次还是要多谢您的武晶相助啊!”
 
    “哦。”
 
    华云天眼眸内闪过一抹精光,顿时就将当时的情形回放了一遍,心下一抖,依旧还是一团疑惑。
 
    虽然他也看到,那威能来自那十八块武晶的能量,但是,就凭十八块武晶,根本不足以释放出那般的威能。
 
    客套了一番,华云天又将装有赤莲莲子的小玉盒递还给风浩,便是盘坐在洞口,而风浩则是一人走进了山洞深处。
 
    将有些潮湿的地面铺垫了几层兽皮之后,风浩才盘坐了下去,压了压心中的激动,轻轻的唤了一声,“师尊?”
 
    “先调整状态,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苍老的声音,也是充满了凝重。
 
    “嗯!”
 
    风浩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便是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整体内的武元。
 
    ...
 
    而这个时候,外界却是闹开了。
 
    两席黑袍,在冰原上,众多强者手中,夺取了传说中的异晶,在那些人的口中,黑袍人直接被神化,说的是随意一个巴掌,也能将大地拍沉,吹一口气,武宗强者就被吹的不见,而那冰猿王,直接是被一个指头给他弹死了。
 
    这由不的世人不信,因为,那个黑袍人的确是做到了,虽然冰猿王生死没有得到证实,但是冰山周围的那些深坑,却是能证明的确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那个黑不见底的巴掌印,深深的印在所有人心间,引起了更多的谣传。
 
    武尊,这是人们唯一能想到的!
 
    其实,说起的来的话,异晶,的确能引来这等绝世强者,只是这个黑袍人出现的太过突兀罢了。
 
    还是那个庄园,还是那间书房,只是,却换上了全新的柜子桌椅。
 
    听完桌子前跪倒的黑袍人叙说,听到一个风浩出手的片段,黑袍老者手中的毛笔直接被他折断。
 
    “黑袍?是我神殿之人么?”
 
    黑袍老者急声问道。
 
    “回长老,当时有一个加入了神殿的门徒在场,他说,那两人虽然身着是一身黑袍,但是却没有我教的标识。”
 
    说着黑袍人抬了抬自己的衣袖,那袖口处,有着一条如同毒蛇般的纹理。
 
    “不是我神殿的?”
 
    黑袍老者一愣,旋即脸上就换上了一层阴冷神色,口中更是厉喝道,“废物,些许小事,没有一件办好的,那还留你们何用?”
 
    黑袍老者抬起手掌,一道漆黑的烟雾从他衣袖打了出去,将跪着的黑袍人笼罩在内,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黑雾消散,黑袍人已经没见了踪迹,那地面上,只有一滩黑血的存在。
 
    “是谁?到底是谁在与我神殿作对?!”
 
    嘶吼声,传出百里,如同厉鬼嚎叫!
------------
 
第96章 准备炼化
 
第96章准备炼化
 
    略为潮湿的山洞内,风浩盘坐在一叠兽皮之上,呼吸起伏平淡,因为就要炼化异晶,虽然也有完全的准备,但是风浩也不敢有半点大意。
 
    调整的时间,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风浩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眸,深深的吐了一口体内淤积的浊气,他才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苦笑道:“虽然,现在的衍决已经因为炼化武晶而进化成了黄阶秘诀,但是却才是黄级低阶而已,根本不足以支持我的消耗,唉...”
 
    “呵呵,小子,你就放心吧,这次,只要你能成功炼化这块冰属性异晶,我估算,这衍决,差不多应该就能够成功进化到玄阶级别,到时候,拥有玄阶秘诀的你,应该已经能够在秘诀上的优势下,凌驾于大多强者了!”
 
    戒指内传出焚老的安慰声,他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时日,而且还颇长,有时候,他还能挺羡慕风浩的运气的。
 
    丫的,武者就拥有药王之王在身,这是何等的逆天时运?
 
    “希望吧,我会尽力的。”
 
    风浩紧紧的抿了抿嘴,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隐隐的透着倔强与坚毅。
 
    对于异晶所蕴含的能量,在见识在冰原上的那一幕之后,风浩对其的威能,不再有丝毫怀疑,虽然说衍决的进化,需要不知数量的武晶,不过风浩却是相信,这块已经完成进化的冰属性异晶,绝对能抵数百块武晶的能量,不然,异晶也没那个资格,让得大陆上无数强为之折腰。
 
    “好了,先将准备好的灵药拿出来!”
 
    说到正事上面,焚老的声音也是变得很为凝重。
 
    “嗯。”
 
    风浩点了点头,一挥手,数千株闪烁着隐隐红芒的灵药,悬浮在他身前,其中包括了那株稀珍级的火龙草。
 
    火龙草,这可是极品稀珍级的灵药,可惜没有生出火龙果来,不然药性能比普通药王,看着这株火龙草,风浩也不禁弯了弯嘴角。
 
    这也是天大的机缘啊,如果不是遇见那头烈焰兽,就会白白的错过!
 
    而这数千株灵药,则是收刮了数十座城市,才得来的,除了跑路,其实也没费多大的功夫。
 
    “哧!...”
 
    正想着,一道武元自他左手上的那枚戒指内喷薄出来,将的这数千株灵药全部笼罩在内,风浩便是见到,一株株灵药在这武元的笼罩下,逐渐的枯萎,大约过了半响,这些武元才缓缓的缩回到了戒指内。
 
    眼前,数千株灵药已经不见了踪迹,出现在风浩面前的是一小团通红的药液,它就如同一团火焰一般,虚浮在那里,滚动间,朝着四周散发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热气来,同时,也让的整个洞内回荡着一股炽烫药香味。
 
    只是微微抖动鼻翼闻了闻,风浩便是觉得身上升起了一股热意,额角也渗出了一些汗迹来。
 
    “先服用这些药液,增强体内赤莲的药性,不然凭你的实力,你绝对会被寒气冻死!”
 
    焚老有些凝重的交代道。
 
    “嗯!”
 
    风浩苦笑着点了点头,他的实力,的确是太过低微了。
 
    沉了沉神,这对那团通红的药液,张嘴用力一吸,吸力传出,虚浮着的药液便是凝成一条,缓缓的进入他的口中。
 
    这就如在吞噬火焰一般,风浩的整张脸随即也变得通红如火碳,随着药液流下,脖子,胸膛,都是一片通红,直到神农药典上的火红药丹微微的晃动,这股炽烫的药性,才被吸取了过去,许久,风浩的脸色才缓缓的恢复正常。
 
    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紧了紧手掌,掌心之中,略微泛着汗水,风浩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在轻声的问道,“师尊,接下来...该怎么做?”
 
    “可以将异晶拿出来了。”
 
    一道莹莹之光,从戒指上扩散开来,凝聚出焚老的形象,他苍老的脸上,也是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凝重。
 
    “好。”
 

欢迎转载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 » 出现在风浩面前的是一小团通红的药液它就如同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