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浩抬头便是见到一席黑袍的华云天从天际急掠

分享到:
  “唧!...”
 
    冰猿王再次高高的跃起,红着眼睛,再次朝着异晶扑去。
 
    “不知死活!”
 
    黑袍下再次传出一声冷哼,双手一握,武元化形大手,直接抓起冰猿王。
 
    “嘭!”
 
    大掌落下,已经是武宗高阶的冰猿王,直接被拍进了冰层之下,一个偌大的巴掌印,深深的印在冰地之上。
 
    “嘶...”
 
    无论远近,所有人都是被这个场面震撼到了,能对抗五位武宗的冰猿王,在那个神秘的黑袍人手下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武尊驾临了!”
 
    所有强者,心中皆是一抖,再也没人敢上前一步,而猿群,没有猿王的指示,也个个都是愣在那里,不知动作。
 
    在这几个中下等王国内,是不会存在有武尊存在的,能拥有武尊的王国,那都是中高等王国,而此时却是出现一位,顿时就另的所有人不知所措。
 
    而风浩本人也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刚才那惊天撼地的威能,就是用这手臂上打出去的!
 
    虽然这只是借力,但是却发出这等的威能,可想,当年的焚老该是拥有何等的天威?
 
    “嗤!...真不过瘾,太弱了!”
 
    焚老低声嗤了一声,吧砸了下嘴巴,将自己的不满意传递给风浩,让的其嘴角再次抽搐几次。
 
    冰猿王的表现,风浩可是一直看在眼中,竟然被一个巴掌拍的起不来身,可想,这要何等的力量才能做到。
 
    在一双双震撼的眼睛注视下,黑袍人这才动了起来,缓缓的靠近冰山山尖,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人敢去阻拦!
 
    双手一捞,这块雾气缭绕的菱形异晶便是被收入了戒指之内,再次扫了一眼全场,看准一个方向,便是急掠而去。
 
    华云天愣了愣,深深的吸了口气,身后的双翼一展,跟了上去。
 
    如此收场,让的众多强者唯有苦笑,数千人埋骨在这冰原之上,却是连根毛也没捞到,似乎,能保住命已经能算是很幸运的事了。
------------
 
第95章 得手
 
第95章得手
 
    一道黑色的身影,飞速闪掠过天际,片刻之后,忽然突兀的停滞在了半空之上,扫了一眼身下,已经是魔兽山脉,古树成群,郁郁葱葱,其内兽吼四起,扫到一处山洞,便是缓缓的落了下来。
 
    “还剩下一些,到也不能浪费了。”
 
    苍老的声音传出,在风浩浑身上下缭绕的武元,随着声音落下,便是逐渐的开始收拢,全部是进入到了他左手上的那枚古朴的戒指之内,待得这些武元完全消失后,一身黑袍的风浩才是显现了出来。
 
    黑袍下,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轻轻眨动着,风浩脑袋微微后仰,甩动了一下手脚,却是没有再感觉到那股浩瀚的力量。
 
    “师尊,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微微扭了扭脖子,风浩皱着眉头轻声问道,他所询问的问题,就是刚才那些武元,为何会拥有那般浩瀚的威能,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嘿嘿!...”
 
    听的他的问话,焚老嘿声一笑,声音中透露出无比的得意,道:“这很简单,只不过将那些纯粹的武晶能量,转化成我所拥有的异晶能量而已,不过这武晶能量的量实在是太少了,发挥出的威能,还不足我的半层力道,如果有的百,千块武晶,还是有可能让我打出全力一击的。”
 
    “千百枚才有可能打出全力一击?”
 
    这般的天文数目,让的风浩直接大翻白眼,他现在可是一块也没了,而且,还欠人家华云天十五块之多,这不禁让他心下微微发苦。
 
    这出手,可是真够奢侈的!
 
    “异晶能量?”
 
    想着,风浩心中一震,他可知道,焚老,那也是修炼衍决的,炼化的,那绝对不止是一两种异晶那么简单。
 
    “嘿嘿,有了衍决炼化,这异晶能量,虽然看起来与无属性的武元一样,但是,威能,嘿嘿!...你懂的。”
 
    戒指内传出焚老那得意的嘿笑声,对于这焚决,想来他也是极为满意,这层保护色,可是麻*痹对手,扮猪吃老虎的利器啊。
 
    “这...”
 
    风浩自然也想到了这层,顿时呼吸就有些急促了起来,一双眼睛内更是闪闪发光。
 
    “嗯,这次还剩下不少武晶能量,大概还能使用两到三次,对了,那个家伙来了,异晶在你的戒指内,待会有他在旁,你再炼化,不然被魔兽打断,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随着焚老的声音落下,风浩抬头便是见到一席黑袍的华云天,从天际急掠而至,用力的挥了挥手,华云天便是落了下来。
 
    “华老。”
 
    将黑袍扔在一旁,风浩一脸笑意的看着走近的老者。
 
    看着眼前这个清秀而又极其年少的少年,华云天心中极为感慨,风浩在冰原上的表现,可以说彻底将他的震撼到了。
 
    只是一击,就直接击垮了,五个武宗,一头武宗巅峰的冰猿王,数十武灵,数百头冰猿,这是何等的威能?
 
    他简直不敢相信,那份威能就出自于眼前这个少年身上,但是,少年嘴角那抹微笑告诉他,这是实情!
 
    华云天很想问,但是他心里却是明白,有些事,是不能问的,只能将的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最后出现在嘴角的是一抹苦笑。
 
    “大师,你瞒的我好苦啊。”
 
    华云天摇了摇头,也将身上的黑袍解下,扔在一旁。
 
    “嘿嘿!...”

欢迎转载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 » 风浩抬头便是见到一席黑袍的华云天从天际急掠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