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山脉都是为之一抖许多刚才飞浮起来的武

分享到:
不想在外一直被冰雹砸头,虽然不至于受创,但是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砸的鼻青脸肿,这是谁也不希望的。
 
    这是一处高地,站在这里,直接能看到冰山的全貌,也能一扫内围全域。
 
    “等等!”
 
    来到了一处山洞前,华云天定下了脚步,扫了一眼山洞,才缓步走上前去,站在山洞前,散发出自己的气势,不多时,一道身影自内掠了出来。
 
    这是一个疤脸老者,一刀见骨的刀疤,横跨他整张脸部,让的他多了一份狰狞的气质,冰雹落下,离他的头部还有一尺,就被震为碎屑洒落四周。
 
    扫了一眼身前一身黑袍的华云天,他的脸上扯出一丝狞笑。
 
    “你是疤脸大盗,向岫?”
 
    黑袍下,华云天眼睛眯了起来,沉声问了句。
 
    “嗯?”
 
    疤脸老者也是一愣,旋即嘿然一笑,“嘿嘿,想不到你还听过我的大名,既然如此,交出身上所有财物,今日,我就饶你一命吧。”
 
    “呵!”
 
    闻言,华云天不禁冷声一呵,不无讽刺的道,“西岚国第一大盗,向来都是杀人劫财,从不心慈手软,今日,竟然只劫财,这还真是我的荣幸啊。”
 
    “竟然是他!”
 
    一旁的风浩,听到这个第一大盗,心下也是一抖。
 
    这个向岫的凶名,在西岚国可算是众所皆知,他凭借着自己武灵的修为,他喜欢进城劫财,而且通常会将一个家族灭掉,并且还会嚣张的留下自己的大名,恶劣的行径,在十几年前,遭到了众多家族联合剿杀,他脸上的那道刀疤,就是在当时留下的,逃脱之后,他便是销声匿迹,直到这次传出有异晶出土,他便是赶来了冰原,想是要借助异晶,冲击武宗境界。
 
    “嘿嘿,你知道就好!”
 
    向岫咧了咧嘴,脸庞拉动,让的他脸上的刀疤就如一条正在爬动的蜈蚣一般,很为吓人。
 
    “啧啧,王国追你几十载,想不到竟然让我在这遇到你。”
 
    华云天不禁扬了扬嘴角,戏谑道。
 
    “你什么意思?”
 
    向岫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收了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黑袍下的那双冷漠的眼眸,顿时心下一抖,浮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浑身的武元暴涌而出,一双隐隐的双翼在他身后逐渐成型。
 
    “既然相见了,那就留下吧!”
 
    欺身而动,残影闪过,在向岫惊愕的目光下,一只干瘦的手掌,印在了他的胸口。
 
    “哧!...”
 
    赤白色的武元从那只干瘦的手掌掌心吐出,凌厉的武元,直接就轰了出来,一团鲜血喷洒,向岫的身子被高高抛起,胸口位置,被打出了一口大窟窿,心脏也没了一半,倒在地上,随地抽搐了几下,便是没了声息,鲜血,将的周围的雪地染红。
 
    流传了几十年凶名的大盗,就这么抛尸野外。
 
    华云天走了过去,在他手中取下一枚戒指,和风浩打了个招呼,两人便是进入山洞之内,不多时,几头冰猿便是将向岫的躯体拉走,啃的连骨头渣滓也没剩下。
 
    一夜无话,冰原上却是如同白昼,厮杀也没有停止,混战在每个角落中继续,这些,与风浩无关,他盘坐在山洞内,调动着体内的武元洗涤着全身的肌肉,这些时日以来,他已经能感觉到浑身的筋脉,不时的就传出热意,这是要晋入武师的征兆!
 
    有华云天在,他很安逸,但凡敢来抢夺山洞的,都是被华云天一掌拍飞,根本不用他管,就这么大约过了十几个时辰后,那座冰山,终于是有了变化。
 
    “轰隆隆!...”
 
    巨大的冰山,是这冰原上第一山岳,直径足有百里,就这么一座庞然大物,突兀的,就这么抖动了一下,发出一阵震天的响声,整个冰原内围的大地,都是连带着被震动了起来,如同八级大地震一般,将的一些没有防备的强者也是掀倒在地,周围的厮杀人群,也因此而停了下来,一双双眼眸都是看向冰山处。
 
    在震动的时候,华云天就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一手拉着风浩便是出了山洞,震动传来,山洞直接崩塌,不复存在。
 
    “异晶要出来了么?”
 
    看着那座冰山,风浩的眼眸内也是闪动着激动的神色。
------------
 
第92章 异晶现世
 
第92章异晶现世
 
    “轰隆隆!...”
 
    天动地摇,地面上,雪地崩塌,厚厚的积雪如同山洪一般涌动,自冰山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奔腾而来,许多强者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淹没其中。
 
    这个时候,场面更是混乱,所有人都是疯狂的朝着远处逃离,只有武灵级的强者,展开了身后的武元双翼,腾上空中,才得以幸免。
 
    这就是雪崩之威,根本不是人力能阻挡的!
 
    雪崩持续了大约半个时辰,一道道身影,又自那冰雪之下破冰而出,一旦出来,一个个都是朝着高处掠去。
 
    而冰原的深处,就只剩下大约百来人虚浮在半空,围绕在冰山的四周,一个个身后都是呼扇着一双双各色的双翼,待得雪崩停止,一个个也是落了下来,只有五位武宗,还依旧悬浮在那里。
 
    没人愿意离去,就是那些从雪崩之下爬出的大武师,也都抱有一份侥幸的心理,一双双眼睛,全部是盯着冰山处。
 
    许久,冰山又再次的震动起来,这次,是微震,虽然动静没有前几次那么剧烈,但是这次的微震却一直在震动,没有停止的现象,雪崩再次扩散,一道道身影再次被埋没。
 
    “轰隆隆!...”
 
    看着晃动的愈加剧烈的冰山,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想法!
 
    “要出土了!”
 
    听到焚老的传音,风浩也略显激动,扫了一眼周围,他的眉头不禁一皱。
 
    五位武宗齐临,百位武灵,这样的场面,自己根本毫无一丝优势可言,反而,华云天要带上自己这个拖油瓶,实力定还会打写折扣,抢夺异晶无望啊!
 
    “师尊,怎么办?”
 
    风浩只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焚老身上了。
 
    “急什么,还要一段时间,刚出来就冲上去,简直是找死!”
 
    焚老沉声的传了一句。
 
    “哦。”
 
    风浩收了收心,他相信,焚老不会害了自己就是了。
 
    “嗵!...”
 
    一声巨响,响彻万里,周围的山脉都是为之一抖,许多刚才飞浮起来的武灵,直接被震落了下去。
 
    好在华云天一直用武元护住风浩,他才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闻声望去,他便是看到原来是冰山的山尖爆破开来。
 
    顿时,整个冰原地域的气温就直接急速下降,就是大武师级别的强者,一个个都是被冻的浑身发抖,只能一退再退,再也没有争夺异晶的侥幸心里,只能远远的看着。
 
    华云天自然感觉到了这些变化,侧过头一看,却是发现,才是武者的风浩,处于这寒温之下,竟然面不改色,当下又是小吃一惊。
 
    “嗡......”
 
    一声长吟,一块拇指大小的菱形异晶,自冰山山尖徐徐的浮升,出了冰山之外,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内,在炎日的照耀下,菱形的异晶反射出璀璨的七彩之光。
 
    顿时,风浩就听到一些剧烈的喘息之声,一双双眼睛,都是充满了贪婪之色。
 
    “抢啊!”
 
    也不知道是谁呼了一声,一道道身影全部是朝着冰山顶上飞掠而去。
 
    “啊!!!”

欢迎转载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 » 周围的山脉都是为之一抖许多刚才飞浮起来的武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