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不知道恐惧是个什么东的鬼叫还有是不是的

分享到:
 那瘦小的年轻人喘着粗气喊道:“高顺将军!高顺将军,那……那李林已经杀到和阳殿了,我……我来告诉你……你……李林说,你要是明白事理,就赶紧开城投降,要是想跟他决一死战,那就赶紧去……去皇宫啊……”
 
    “啊!”高顺一听,头痛欲裂,那怒火就好像要从身体当中爆发出来了一样,蛮狠的喝道:“怎么会这么快!你们这些个个守卫是干什么吃的,过去的别过几百人而已啊!”说着,高顺已经激动的上前拉住那瘦小的年轻人不停的晃动。
 
    “高……高顺……高顺将军!”年轻人那个身板子,本来就已经飞奔而来,加上高顺这么一晃,简直都快散架子了,不停大叫着。
 
    “来人!”高顺一下子将他推开,回头喝了一声,副将连忙赶过来,拱手道:“在!”
 
    高顺一把又将副将拉过来,低声在副将耳边道:“我带领人马进了皇宫之后,你开城门投降!”
 
    “诺……啊?”副将下意识的答应一声,但是随即便是吃惊的看着高顺,高顺已经布满了血丝的眼睛瞪着他,厉声说道:“这是军令!容不得你违背!”
 
    副将惊恐的看着高顺,眼神之中充满了不甘与无奈,这样的军令怎么可能是高顺想下的,但是没有办法,李林说的不错,刘真也说的不错,洛阳肯定是守不住了,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挡的了的,高顺本来还想搏一搏,现在看来,自己根本斗不过李林,还不如给麾下的胞泽兄弟一条生路,面色他们到了下面怪自己,副将犹豫了半天,高顺焦急的目光,加上不停的晃动他身子的双手,副将只好点点头,道:“这…………诺!”
 
    听到副将的回复,高顺终于松开了手,随即喝道:“陷阵营何在!”
 
    “在!”高顺所派陷阵营副统领立即上前,拱手待命。
 
    高顺下令道:“命陷阵营随我下城头,去皇宫!”
 
    “诺!”副统领显然比那副将答应的痛快了许多,因为他们是陷阵营,高顺就是他们的神,就是他们的仰仗。
 
    随即,就看到城头上近两千人的队伍从守城的队伍里分离开来,立即跟随高顺飞奔下了城头。
 
    陷阵营,乃是高顺在吕布麾下之时便带领的一支强军,但是在徐州与曹军一战,陷阵营全军覆没,但是到了邯郸,貂蝉掌权一来,高顺并没有吧自己这一只兵马忘记,所以从邯郸军中挑选精锐,再一次组成了这支两千人的陷阵营,从邯郸一路杀到武关,如今剩下来的也都是颇有战斗力的士兵,也是绝对忠诚于高顺的士兵,高顺若是想与李林拼死抵抗,又不愿意害了自己麾下的兵马,那就只有用这支军队来做拼死一搏,并不是为了得胜,可能即使因为高顺的那么一点小私心罢了…………
 
    而李林这边,几百人已经杀进了和阳殿中,前殿竟然没有人,就连一丝火烛都没有,黑暗无比,李林眉头紧皱,低声喝道:“大家小心,继续往前走!”
 
    “诺!”众人大营一声,立即围城环形阵仗,盯着四周,但是也依旧是一片的黑暗,李林心说“早知道那个火把进来了,刚才在外面四周都是火光清楚地很,根本没想到这件事。”
 
    “嗷!”忽然一声怪叫传来。
 
    “当!”一声兵器碰撞的声音,但是一瞬间有恢复了平静,侯宇目光如炬,立即冷呼道:“大家小心,暗中有兵马埋伏!”
 
    赵云也是立即在李林耳边道:“主公小心!”
 
    李林点点头,观察着四周,依旧是黑暗,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嗷!”又一声怪叫。
 
    “砰!”一声闷响。
 
    “妈的!”迷胡大骂了一句,喝道:“奶奶的!有种的就出来跟老子打,在暗中藏着算什么本事!”说着,捂着自己的的肩膀,还好自己刚才反应快!
 
    李林知道,敌人在暗中潜伏,自己在这里犹豫肯定不行,立即喝道:“大家紧密一点,快速向前走!”
 
    “喝!”众人低吼一声,立即聚集到了一起,李林左右扶在了前面那人的肩膀上,背后就是宫殿的大门,这可还是可以看清的,那么前面就是李林应该去的方向了,李林立即道:“我把这你的肩膀,你把这前面人的肩膀,一个接一个,就按照这条路线走!”很显然,李林在想办法走出一条直线,前面那人立即明白,赶紧扶在了身前兄弟的肩膀上,一个接一个。
 
    李林立即喊道:“大家跟着走!快点!”
 
    “诺!”众人立即加快速度。
 
    李林还叮嘱道:“要是感觉前面的让你肩膀改变了方向,赶紧提醒他!”
 
    “是!”
 
    暗中的兵马看到李林竟然想出了办法寻找方向,好似有些心急,“嗷嗷!”的怪叫一声接一声,好像是想要震慑住了在场的众人一般,但是他们也不看看在场的都是什么人…………
 
 第二百零三章 殿内的屠杀
 
    在场的每一个人不是都已经有了多少年征战经验的人,血里来火里去的,早就不知道恐惧是个什么东西了,面对着四周的鬼叫还有是不是的冲出来偷袭的黑衣人,没有人有什么大反应,继续小心翼翼的向前走。
 
    “嗷哦!”又一声怪叫传来可惜他这次找错了对象。
 
    侯宇眼睛寒光怒放,林刀狠狠一斩,“噗!”兵器入肉的声音响起。
 
    “砰!”一具尸体倒了下来,侯宇冷冷的说道:“他们用的是弯刀!”
 
    “弯刀!”李林听到这两个字嘴角露出了邪笑,随即道:“来!加快速度,看看这些个狗日的能够憋到什么时候!”
 
    迷胡听到也是嘀咕一声,道:“妈的!狗日的们,赶紧死过来啊!不然你们那个狗头皇帝就要被我们砍死了!老子要吧刘和的脑袋砍掉,眼睛挖出来,踩爆,舌头剁碎…………”随即迷胡就用自己能够笑道最恶心,最邪恶的话来咒骂刘和和貂蝉,李林无语的听着这些话,队伍继续向前。
 
    但是迷胡正在疯狂咒骂的这两位呢?如今就在这和阳殿之后镇阳殿之中,距离不远,但是看着这刘和和貂蝉二位根本不像是敌人都已经杀到了眼前的局面。
 
    “报……皇上!皇上!那李林的大军已经杀进了和阳殿了!”一名太监疯狂的跑了过来,跪倒在了刘和和貂蝉面前焦急的说道。
 
    “下去!下去!”但是就看着坐在上面的刘和竟然很是随意的摆摆手,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的,不停的让太监下去。
 

欢迎转载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 » 早就不知道恐惧是个什么东的鬼叫还有是不是的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