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的邪邪的笑一旁的貂蝉情的依偎在刘和的怀

分享到:
 太监一看自己眼前的皇上皇后,依旧穿着那一副华丽的装扮,依偎在一起,貂蝉还拿起一瓣橘子,放在了刘和的嘴巴前,刘和含笑的张起嘴巴,也不动,就是让貂蝉将橘子送进去,貂蝉天天的一笑,将橘子瓣放进了刘和的嘴里,刘和闭上嘴之前,还舔了舔貂蝉的手指,随即二人又是深情对望。
 
    “疯了!绝对的疯了!”这是那太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中第一声呐喊出来的话,太监依旧焦急道:“皇上,敌军已经杀到,还是赶紧移驾吧!那李林眼看着就杀过来了!”
 
    “我让你滚出去!”刘和听到了太监的话,忽然目光一瞪,怒喝一声,看着太监。
 
    太监浑身一抖,赶紧点点头,没敢继续说话,起身,飞快的碎步出了宫殿,到了宫殿门外,太监一下子贴在了墙上,胸口上下起伏。
 
    “呼……呼……呼……”太监不停的喘着粗气,拍了拍胸口,自己安抚一下自己弱小的心灵,嘀咕道:“这两个疯子,你们不怕死,不能让按俺跟你们一块死!”说着,赶紧环视四周,还好没有人杀过来,赶紧轻手轻脚的往后走,当然是要收拾财物,看还能不能顺走点啥,然后跑路了…………
 
    “嘿嘿!”太监走了以后,就听到镇阳殿里面传来了一阵嬉笑之声,原来是刘和正和貂蝉嬉闹。
 
    “啧!”刘和亲了貂蝉一口,深情的说道:“皇后!如今,就剩下你和朕了,谁也不能够打扰我们,谁也不能!”
 
    貂蝉满眼柔情的望着刘和,点点头,甜甜的一笑,低声道:“皇上,让我为皇上舞上一曲吧!”
 
    刘和一听,那样子就好像是说道奖赏的小孩子一般,连连点头,说道:“好!好!”
 
    说完,貂蝉轻轻的从刘和的怀中起来,曼妙的身子摇晃,负手走下台阶,转过身子,微笑的看着刘和,刘和的目光早就已经痴迷,紧紧的盯着貂蝉,盈盈一礼,貂蝉长袖一甩,玉足一提,翩翩舞姿走起,看的刘和如痴如醉,沉迷其中,哪里还有什么纵横天下,哪里还有什么权利纷争,更别说这眼前的李林十几万大军了…………
 
    那边歌舞翩翩,而在李林这边,也已经冲到了和阳殿的末端,虽然不少的兄弟都被偷袭受伤,但是精锐中的王者,就是王者,没有一个人倒下,从飞天神翼降落在了皇宫之时就没有人倒下,而他们的身后则是留下了上百具的尸体,都是那些想要在在暗中偷袭的人,反被血杀营的将士所杀。
 
    中原看到殿后的光亮了,李林的嘴角笑意更浓,对还在躲藏在黑暗之中的人们说道:“你们还来不来啊!不来的话1老子可就走了!”
 
    “啊……嗷……吼……”一声声的怪叫响起,就看到一个个的黑衣人冲了出来,直接站在了李林这几百号人的面前,一声黑衣,黑色的皮甲,手中两把弯刀,显得各位的妖异,加上一声声的怪叫,这要是胆子小的看到直接就吓死过去了。
 
    “暗刺!”侯宇冷冷的说了一声。
 
    “哦?”李林眉毛一挑,邪笑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暗刺啊!老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双方目光紧紧地盯着对方,李林忽然爆喝道:“还看个屁!要在这里吃饭啊!给我杀!”
 
    一声令下,血杀营五百将士飞一般的冲了出去,赵云几十人留下来保护李林。
 
    “妈了个蛋的!”迷胡拿出一块布条裹紧了胳膊上的伤口,这伤口正是这些暗刺的杰作,狼牙棒狠狠的一甩,立即奔着暗刺杀去。
 
    已经到了门口,已经有了光线,两方都看不清人脸,在一旁观战的李林其实就是看着一个个黑影在不停的交织这,中间夹杂着迷胡的狼牙棒不停的飞舞,倒是也别有一番的滋味。
 
    这留下来的暗刺不过三百多人,本就是人数不足,加上暗刺乃是以打探消息和暗杀为主,对付血衣都尚且不足,更别说以杀戮为主的血杀营了,而这些暗刺能够在这最后的关头留在这里挡住李林的军队,也可见他们对刘和……啊不!是对貂蝉的忠心了,虽然是拼死相搏,但是强弱依旧是那么多明显,弯刀乱舞之下,根本敌不过林刀的坚韧与灵巧,血杀营早就已经将林刀发挥了游刃有余,集大乘的境界,暗刺在暗处偷袭尚且无法奈何他们,更别说这正面的厮杀了,几乎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地上就留下了三百多具黑衣的尸体…………
 
    “走!”李林默默的说了一句,立即在赵云和几十个护卫的保护下继续向前走去,出了和阳殿,眼前便是镇阳殿了,李林仿佛都以已经听到了这镇阳殿中那美妙的歌声,也联想到了歌声下,那动人的舞姿,但是那舞者可不是镇阳殿中的貂蝉,而是素素,焕儿,宓儿她们…………
 
    “快走!”李林低吼一声,众人立即向前。
 
    “喝!”本以为已经没有敢阻挡的李林,忽然看见这镇阳殿中竟然缓缓走出来了一百做人,浑身金甲,手上拿着…………
 
    “林刀!”在李林身边的赵云忽然嘀咕了一声,吃惊的看着出现的这一百多人。
 
    金甲,林刀,这样的装扮是多么的熟悉,李林第一眼看到这样的装扮,思维竟然直接被带回来那黄河河畔。
 
    “列阵!保护主公!”
 
    “主公快走!”
 
    “誓死护卫主公!”
 
    那一张张坚定的面孔,在火海之中,在乱军之中,在刀枪之下,都没有改变,那位主宁愿身死的信念,从来都没有动摇过。
 
    “妈的!竟然敢打扮成跟我的护卫营一样!”李林心中的火山爆发了,眼前这一百多人,竟然和自己的护卫营一样的装扮,一样的盔甲,一样的林刀,盔甲可以模仿,但是林刀是绝对模仿不来的,估计这一百多把林刀,便是在黄河河畔,这刘和从死去的护卫营将士手中得到了,三百把林刀,出了毁坏的,就剩下这一百多把。
 
    李林忽然爆喝出来,“给我上!吧这帮孙子的盔甲给我扒了!身子给我剁碎!”说着,李林一挥手中的林刀,竟然自己率先一步冲了出去。
 
    李林冲了上去,身后的人马哪里敢怠慢,立即疯狂的杀了过去,对面的一百多人,当然不会有好下场…………
 
    并不是他们太坏,只是他们倒霉,触动了李林的疯狂,刘和让他们穿上这副盔甲,拿上林刀,就是在预示着他们不会有好死的,在这样的关头,刘和让这一百多人出场,就是在往李林的脸上泼脏水,告诉李林,不要忘了黄河河畔,我是将你虐的多么的惨烈,就算是你今天赢了,我依旧差点把你玩死…………
 
    地上一百三十二具碎尸,一旁,一百三十二具盔甲,一百三十二把林刀整齐的排列在那里,李林从外面杀到这里,身上都没有沾染一丝的鲜血,但是现在,李林身上的血迹不比其他的人身上的血迹少,恶狠狠的看着这满地的碎尸,又看了看排列在一旁的一百三十二具盔甲和林刀,众人明显能够看到李林脸上的痛苦,这样的事情,是任何方法都无法磨掉的…………
 
    “啊!”一声声的嚎叫声响起,并不是李林这边,而是和阳殿的那边,李林目光一缩,喝道:“血杀营挡在门外!子龙随我进去!”
 
 第二百零四章 镇阳霓裳
 
    又有喊杀声传来,还不是从镇阳殿的内部,而是从外面,不用说,肯定是高顺带着人过来了,不过按照李林的计算,高顺最多带着三千人马,不管他想不想着开城门投降,追到皇宫里面的人马都不会多,而再说,镇阳殿里面,刘和能够安排着一百多个身穿护卫营甲胄拿着林刀的人来给李林看,不用说,这就是最后的一折腾了,里面铁定是没有人马了。
 
    侯宇拱手道:“诺!”随即五百血杀营将士一手盾牌一手林刀,站在了镇阳殿的门口,为李林阻挡高顺追来的人马,而赵云一挺困龙枪,跟在了李林的身旁,身后几十个护卫跟随,缓步进了镇阳殿内。
 
    镇阳殿中,歌声不断,李林渐渐的走了进来,那歌声也越来越明显,歌声已经,妩媚迷人,压根就没有什么凄美的感觉,就好似刘和一点都没有李林这边的事情放在心上。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长长的毯子,上面龙凤图腾闪耀,毯子一直延伸到了里面,平台之上,一女子忘情的舞着,根本没有在乎这应进来的兵马,还有刺鼻的血腥味,长袖甩出,犹如行云流水,双臂一抖,袖子连带着起了一层层的波澜,玉足轻轻抬起,单腿一转,身体犹如被风吹拂一般转了三圈,玉足落下,两只小腿达成了一个反八字,蛮腰晚霞,一手托着香腮,一手一摆长袖,缓缓落下,犹如水中捞月,但那眼神,便是知道那只是月影,又怎么可能捞起来呢?动作停顿的三秒钟,女子忽然一跃而起,双臂打开,长袖飞出,在半空中打了一个十字,稳稳落下,两脚微微并着,圆臀微翘,低下了头,双臂自然下落,长袖也拖到了地上,碎步后退,从中间退到了一边。
 
    这样的屋子,就连还一身杀气和血腥味的李林众人也不免为止一瞬间倾倒,但是他们来可不是来看舞蹈的,女子退到一边,也就漏出来前方高台之上的一人,背后乃是一个团龙图腾刻印在了墙上,刷上就金漆,好似是太阳,有像是金牌,四周红色的墙面点缀,也烘托出了前面那人的何其威严,犹如上天之中落在人间的一人,还能是何人?便是天子了!
 
    而长长的毯子也到了他的座位那里终结,案子上,金色酒壶,金色就被,一旁金色的盘子之中摆放着水果和小菜,这样的华丽,也就只有天子才有这样的气派吧。
 
    最主要的还是端坐之中那人,面色还停留在陶醉的状态,双目光色涌动,缓缓拿起身边的金色酒杯,美滋滋的喝了一口,倒是惬意,跟眼前满身鲜血,满目虐气的李林众人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李林甩了甩林刀上的血迹,“唰!”将林刀收回了刀鞘之中,缓缓的走了进来,一步一步的踩在了这画着龙凤图腾的红毯之上。
 
    李林嘴角一条,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低着头走在了最前面,抱着胳膊,抬起头,看着高台上的那人,淡淡的说道:“我来了!”
 
    高台上那人这才抬眼看向了李林这群人,一口将手中酒杯中的就何干,缓缓道:“朕就知道,你早晚回来!”
 
    “只是…………”李林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替他说道:“只是你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吧?”
 
    “快么?”高台上那人好像是不同意李林的话,目光已经不再看着李林,但是嘴上依旧说着道:“我觉得已经很慢了!”说着,对着推到一旁,端正的负手站在那里的女子摆了摆手,那女子会意,一步一步的走上了台阶,到了那人的身边,缓缓的做了下来,那人张开了胳膊,将女子搂在了怀里。
 
    “呵呵!”李林冷笑一声,道:“你倒也是快活!”
 
    高台上那人看着李林的样子,嘿嘿一笑,好似是嘲笑李林一般,道:“人生若是不快活一些,那还算是人吗?何况,某乃是天子!”
 
    李林眉毛一挑,整了整衣冠,随手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对高台上那人拱手一拜,缓缓道:“你说的是啊!兄长!可是就凭你,你也能成为天子?”李林的语气充满了怀疑,鄙视,嘲笑。
 
    高台上坐的还能是谁,当然就是刘和和貂蝉了,面对着李林的一拜,刘和好像很受用,搂着貂蝉,看着李林,好像对李林刚才的反问句无动于衷,一点也没有反应,对李林缓缓道:“你要叫朕为皇上!”
 
    “皇上?”李林听到这两个字只感到可笑,嘲笑的看着刘和,疑惑道:“你觉得你配叫这两个字吗?”
 
    刘和戏虐的看着李林,反问道:“不配?难道你赔吗?这大汉天下,就是刘家的天下,看清楚,你与朕的差距,就在这之间!”说着刘和指了指自己与李林。
 
    李林明白,刘和的手指的是他们只见的距离,李林在下面,而刘和在高台之上,这便是差距,李林是仰视,而刘和是俯瞰,这便是皇室与平民出身的差距,刘和是在羞辱李林。
 
    “差距?就在这里吗?”李林说着,已经迈开步子,缓缓上前,一步一步,接近刘和的高台,越来越近,越来越进直到站在了刘和的眼前,而刘和一直没有反应,脸上只是露着若有若无的邪邪的笑容,一旁的貂蝉则是满目深情的依偎在刘和的怀里,根本看都没看李林一眼。
 
    “现在呢?”李林站在了刘和的面前,刘和坐着,李林站着,李林的高度反而要比刘和高。
 

欢迎转载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多盈彩票注册_多盈彩票平台 » 若无的邪邪的笑一旁的貂蝉情的依偎在刘和的怀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